是地

非天,即是地。
御石小段子手,微博:土御门misaki。
小羚羊。
提笔春秋,贪恋美色,清歌简吟,水墨玄黄。

 

#御石#圣诞贺文·拉布雷塔

拉布雷塔

ラブ·レター

 

“今天是圣诞夜啊!”

最近一直忙着写专栏的石冈和己老师,看到街道两旁的商店门口不知何时布置起来的圣诞树,算了算时间,这才想起明天就是圣诞节了。

圣诞节对于日本人来说算是个舶来品,尽管节日气息浓厚,却并不是公假日。石冈边走在街上,边看着商店橱窗上贴着醒目的折扣广告。

“与其说是过圣诞节,不如说是给女性们提供了满足自己购物欲的一个好理由。”

看到拎着花花绿绿的购物袋进出商场的女人们,石冈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同居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女人是一种麻烦的生物。”

看看跟在她们身后的男人们的脸色,就知道这句话有多实在了。

 

路过巴黎贝甜的时候,石冈调转脚步走进了店去。

烘焙的味道实在令人垂涎,石冈越发觉得腹中饥饿,于是忍不住买了两只红豆唐纳滋。离开的时候,他的手里又提了一个小礼盒。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即使戴着围巾,半张脸都藏在围巾后面,严冬的寒风还是令石冈的脸颊冻到僵硬。

走到关内车站的时候,他忍不住停下脚步,摘下一只手的手套,用温暖的掌心揉了揉自己发僵的脸和冻得通红的鼻子。

 

前几天的积雪还未消去,石冈觉得自己的双脚已经失去了知觉。他来到了公寓楼下,又一次摘下手套准备掏兜里的钥匙。他瞥了一眼信箱,却发现有一封信静静地躺在里面。

打开信箱取出信来一看,果然是那家伙寄来的。


“亲爱的石冈君:

展信佳。

瑞典这边也进入了寒冷的冬季。从北部的山脉原野到点缀着湖泊的南部地区,全部被皑皑白雪所笼罩。

……

每天的“啡咖”时间倒是使人的心情轻松愉快——我有告诉过你“啡咖(fika)”是瑞典人的下午茶的独特叫法吧——不过我认为在安静的夜晚关着灯站在窗前,欣赏月光下的雪地,有时还会想起你,这样的感觉更让我感到惬意无比。

……

前几天徒步旅行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野生驯鹿,不过并没有见到那个白胡子老头。要不然我真想让他载我一程——如果石冈君在半夜睡眼惺忪地看到从天而降的我,会是什么样滑稽的表情呢?”


石冈看到这里忍不住噗嗤一笑。这家伙,明明已经是个教授了,脑子里的想法有时候却还是如此天真幼稚。


……不过也蛮可爱的。


石冈定了定神,继续往下看。

“……我已经体验过滑雪和冰屋了,下一次想尝试一下雪地摩托。在冰天雪地里疾驰,穿越森林、河流和湖泊,最后登上山巅。稍微一想就能让我立刻兴奋激动起来。简直太刺激了!”


石冈撇了撇嘴,他认为这项活动太危险了。不过对于异于常人的那家伙来说,越是危险的事情他就越是想体验一番。跟他在一起生活,同时充满了惊喜与惊吓。


“……圣诞节就快到了。这边也要放圣诞假,我大概有三周的假期。你希望我回来吗?”


如果我希望你回来,你就能立刻出现吗?


石冈觉得有这样的念头的自己跟想搭圣诞老人车的御手洗没什么两样。

“……因为是圣诞节,托上帝赐福,所以只要石冈君你许愿的话,就一定会实现哦。不如就许‘我希望御手洗立刻出现’这样的愿望吧,这就立刻闭眼许愿吧!”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他知道人一激动,要么就陷于沉默,要么就喋喋不休。那家伙讲不定是在喝醉了酒的情况下动的笔。这封信可以说是石冈收到过的最日常最啰嗦也最幼稚的一封信了。

不过石冈却真的闭上了眼睛,手里拿着蛋糕盒和信纸,在心里默默地许了个愿望。

 

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雪,石冈的头发上都是细碎的雪珠。

就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这条街上的路灯“刷”地一下齐齐点亮。行道树上布置的彩灯,也在那一刹那闪烁起来,火树银花,五彩斑斓。

与此同时漫天纷飞的雪花也渐渐变得密集。

石冈嘴巴微张,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实在是太惊讶了。

以至于身边何时站了一个人,他都毫无察觉。

 

“我就说,圣诞夜许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吧。”

石冈转头,看到了一个身材修长的人,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他的头发和肩上也铺着一层细碎的雪花,眼神狡黠,看着自己微笑。

石冈恍了神。路灯柔和的灯光打在面前这人的身上,朦胧得近乎虚假。

“うそ?”

石冈喃喃自语。

对方走上前拥抱住他,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脊背。

“うそじゃねぇよ。”

他在石冈的耳边轻声说道。

石冈的嘴触碰到了对方肩上的雪珠,凉丝丝的。

他轻轻舔了一下嘴唇。

是真实的感觉。

石冈摘下手套的那只手已经冻得麻木了,对方脱下自己的一只手套,把石冈手里拿着的信纸折好塞进口袋,然后把被自己捂热的手套给石冈戴上。他一手接过石冈提着的蛋糕盒,一手插在衣袋里,对石冈说道:“不冷么?进去吧。”

石冈回过神来,轻笑了一声。

“御手洗你就是喜欢玩这样的小把戏。”

御手洗挑了挑眉毛,说道:“偶尔为之,不觉得有趣么?”

石冈无语。

“话说,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御手洗边走边晃了晃手中的盒子。

“草莓奶油蛋糕。也算是日本的圣诞传统吧。”石冈回答道。

御手洗看了看包装:“你买了两个?”

石冈揶揄他道:“我用占星术算准了你会回来,所以就买了两个咯。”

其实就算御手洗不会来,石冈也会准备二人份的蛋糕和红茶的。这样看起来才不那么孤单嘛。而且小点心的话,二人份自己也是吃得掉的,并不会浪费。

御手洗听石冈这么说,笑笑不说话。

到了房门口,石冈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却停在门口不让御手洗进去。他脱下鞋,站上玄关,转过身来面对着御手洗。

“欢迎回家。”

站在玄关台阶上的石冈俨然与御手洗齐高,两人的视线持平。

这么静默了几秒,御手洗才笑着回答:“我回来啦。”

 

“Merry Christmas Eve.”

“Merry Christmas Eve, Mitarai kun.”

……

“对了,忘记告诉你,刚才在楼下,我许的愿望并不是什么‘我希望御手洗立刻出现’,那太羞耻了。”

御手洗一愣,他盯着石冈嘴角的一抹奶油,沉声问道:“那你许的什么愿望?”

石冈一脸很拽的表情说道:“我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其实说出来才更羞耻吧!毕竟牵扯到个人的尊严问题。石冈才不会出卖自己。

御手洗咽下了口中的红茶,眼光飘向别处。

“没关系,不说也没关系。这并不重要。”

不重要?反正石冈早晚会告诉自己的。他是如此地依赖自己。虽然御手洗并不希望石冈那么依赖自己。或者说,他更希望与石冈之间是彼此独立但又亲密的关系。

他把石冈那份蛋糕上的最后一粒草莓叉走,无视着石冈的抗议。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附 funky monkey babys  的<ラブレター>歌词:


世界中の誰よりも / 在这个世界上我比任何人
それからおそらく君よりも / 甚至你自己都要在意你的事情
僕は君の事を見つめている気がするよ / 你意识到了我的目光
気配を感じて振り返る / 回头看过来
僕は慌てて目をそらす / 我急忙移开视线
動揺を隠す深呼吸はため息まじり / 掩饰我动摇的深呼吸里都含着叹息


いつも後ろ向きだったこの僕が / 总是消极的我
君と出逢えたあの時から / 自从与你相遇
何かを変えようと / 便发生了变化
明日の事ばっか考えてるよ / 一心想着以后的事情


自分でも情けない程 / 自己都觉得无比吃惊地
前にすら進めなくなる / 一个劲儿地向前冲
この気持ちに初めて気付いた時から / 从意识到这份心情的那一刻开始
口に出来ない歯痒い願い / 我就像从前一样
前みたいに話せなくなる / 无法吐露出这近在嘴边的愿望
もうあきれるくらい君に本気になっていた / 对你的这份真心已经到了十分讶异的程度


その笑顔を見る度に 優しさに触れる度に / 每当看到你的笑容,感受到你的温柔
やっぱり“高嶺の花”って遠く感じるよ / 果然还是会觉得你像是天边的云一样触不可及
胸にしまったラブレター / 埋藏在心底的love letter
また臆病風に吹かれた / 又被我懦弱的风吹散了


今 これだけ好きな人が / 此刻能有这么喜欢的人存在
いるだけでも幸せだって / 仅仅这样就很幸福了
きっとそうなんだ 多分そうなんだ / 一定是这样的,也许是这样的
自分に言い聞かせて / 我就这么告诉自己


终わり


  21 4
评论(4)
热度(21)

© 是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