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

非天,即是地。
御石小段子手,微博:土御门misaki。
小羚羊。
提笔春秋,贪恋美色,清歌简吟,水墨玄黄。

 

四季歌·Love letter

This is a ラブ·レター.

小哥:

别来无恙?

我知道这句问候亦是得不到回答的。自你寻找“终极”开始,就从未想过分别之苦吧?也是,我到现在也还不知道你究竟是人是妖,还是只是笔记里因烛火而幻化成的一场诡谲的梦。

长白山一定很冷吧,杭州这里倒是已经入春了呢。清明时节雨纷纷,江南成日湿答答地,让人觉着很是难受。每次因为莫名其妙的一个喷嚏就想骂这鬼天气,却又突然想到云顶天宫如此之冷,你能不能熬得住呢?

闷油瓶,我突然很好奇你打喷嚏的样子呢!那样会不会有损你“闷油瓶”的形象……啊,我又忘了,你不是常人。

我又回到杭州当我的小老板了。现在才发现做生意就好像斗地主一样简单,却也闷得慌。倒不如当初跟着你和胖子一起去倒斗,虽然是把命押上的游戏,但是我知道,有你在,就不会有太大的事儿,因为你是张起灵啊。看到这里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找抽?是啊,我就是把你当终极武器,有困难找小哥,包治包好……

胖子也一定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不要只抽我一个。

青铜门的背后有什么好玩儿的吗,不要十年以后我到了青铜门,发现小哥你在里面种蘑菇,那样我一定会掐死你的;如果你不是在种蘑菇,而是枕着一山的金银财宝睡大觉,我也会掐死你的;如果……

一到春天,人就总是犯困。

写这些字的功夫,我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了。眼泪都挂在脸上,懒得去擦了。

对了,昨天早上雾很大,我去了西湖,隐隐看到断桥上好像是白娘子撑着伞呢,可是身边没有许仙。她没有等来许仙就走了,不知怎么我却觉得有些失望。

我的古董店是一直开在西泠印社旁边的,不会搬的。如果你回来了可以来杭州找我,很好找的。

不要假装忘记,你那个间歇性失忆症的毛病老早就好了,我知道。

                                                                                                                                                                                                                          三月初三

 

七童:

一向安好?

天气真是越发的热了。我真想到你的小楼去躲躲。你的楼里都是花草,终年要比外面的气候宜人。哈,若是有你的琴音相伴,再来一壶好酒,那可真是赛神仙的日子了。

众人都知道我是一个浪子,还是一个麻烦缠身的浪子。浪子是没有家的,对于我来说,哪里有麻烦,哪里就是我的家。你说我是不是很矫情?可是旁人不知道的是,一想到“回家”这件事儿,我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到你的小楼来。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大概是你这儿有吃有喝有地方睡,还有个人可以聊天,寻常人家的“家”,也不过如此吧。

白天我总是跑来跑去,只有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才会静下来想想,我这个人,是不是生来就是为了替别人解决麻烦而来的?如此一想,顿时就觉得自己特别高大,第二天就又有热血去解决麻烦了。

如果有一天我也惹上了麻烦,谁来替我解决?

不过我本身就是个以麻烦为生的人,若是我自己都不能解决,一定还有你和西门;若是你们都束手无策……

那我只好带着酒壶躺在屋顶等死了。

你一定不会等着我等死的。一个人喝酒,岂不是要闷死?

真正的老朋友,是那种可以不见面,一见面就吵嘴,可以不想,一想就如花蜜融化在心间的朋友,这却并不多。

这样的朋友谁都不会有太多的。

还好你算一个,西门也算一个。

等我再来的时候,应该是冬天了吧,一定要让我在你的酒窖里选一坛最好的酒,喝个够。

对了,我知道你看不见,却还偏偏写了这封信给你。在这世上我只相信七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花满楼的耳朵。我相信你能“听”见我信中的话的。

                                                                                                                                                                                                                          六月十九

 

崖余:

见字如面。

阁下小楼的机关仍是巧夺天工固若金汤啊,昨夜斗胆一闯却差点命丧神侯府,至今想来仍是脊背发凉。

不过,本侯真的只是诚心来邀请崖余你共度中秋同饮美酒而已,为何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这真令本侯失望伤心啊。

崖余,你一定不记得本侯与你初次见面是在哪里,是什么时候了吧?千万别说只是在朝堂之上远远地看到本侯的背影而已。

还记得有一年冬天麽,诸葛神侯带你初次进宫面见圣上的那回。你坐在亭子里,腿上盖着厚厚的水貂毯,就那么坐着。就像个冰雕的人儿似的,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足以让你抬一抬眸。

我实在是不喜欢那时候你的那副样子,本侯平日里走到哪儿都是备受瞩目的,怎么可以是你,看也不看我一眼?

若是关七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你?

所以我有意要挑衅你,折了一枝梅花,当暗器似的掷向你。你侧了侧身子,伸手接住了“暗器”。

我也得以看到了你的眼睛。

黑白分明,眉清目秀,说实话,是真的好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眼神仿佛使人置身冰窖。

太过无情。正如你的名字。

崖余啊,你对天下苍生有情,却为何偏偏对本侯如此无情呢?

今夜良辰月,能饮一杯无?

                                                                                                                                                                                                                          八月十五

 

Sherlock:

伦敦的冬天到了。天气很冷,并且还是一如往常的见鬼。昨天我把你的大衣送去laundry洗了,衬衫是我自己洗的,今天早上却下雨。也许下午就会放晴,那时候我会把衬衫晾出去的。

我每天都会打扫你的房间,定期换洗被褥,擦拭你的小提琴。我还去Angelo那里学会了做菜——绝对是美味的饭菜。我还每天去买牛奶,煮红茶,跟你的头骨先生说说话。

我去找过我的心理医生,她试图让我相信你不会再回来了。然而我的直觉却告诉我你一定会回来的。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Hudson太太经常说,没有了半夜的枪声和小提琴她睡得很好,我却发现有时候她会看着墙上的弹痕神情黯然。

我回到了诊所做医生,每天要接诊的病人是以前的好几倍。我的博客有了很多的点击率,他们都是冲着你的名字去的,Sherlock,还是有很多的人相信,你绝对不是报纸上说的Fake Genius. 绝对不是。

对了,Mycroft和Lestrade都来过,我告诉他们一切都平静下来了。

每当我裹着大衣独自走在伦敦的大街上,每当我回到221B看到沙发上空空如也,我就觉得伦敦的街道是如此地复杂,我一个人走肯定会迷路。屋子里生着壁炉开着空调还是会觉得很冷,是房间太大的缘故,或者是人太少的缘故。

Sherlock,it's time to go home.Back to our battlefield.

                                                                                                                                                                                                                十二月二十一日


  9 6
评论(6)
热度(9)

© 是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