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

非天,即是地。
御石小段子手,微博:土御门misaki。
小羚羊。
提笔春秋,贪恋美色,清歌简吟,水墨玄黄。

 

鹧鸪天·记晴明入梦

月见青蘋委落钗,一樽清酒和歌裁。
胡枝含露秋花细,桔梗应封百鬼霾。
眉目醉,不胜杯。
笛声渐远渐生哀。
分明一觉华胥境,
语笑嫣嫣入梦来。

****************************************************************************

这是一个适合月见的清夜。
月见,即“赏月”。
习习凉风吹得人很是惬意,丝丝缕缕还调皮地钻进领子里,让人觉得麻麻痒痒的。
风时而大些,便让人有了腋下生风,欲乘而归去之意。
晴明背靠廊柱坐着,左腿曲起,左肘随意地支在左膝盖上。右手拿着酒盏,盏中清酒浅可见底。
博雅吟起平兼盛大人所作的和歌:“深情隐现眉宇间,他人已知我相思。”
夜色美得能让人的灵魂都澄澈透明起来。
晴明拿过酒壶,给博雅倒了一盏酒,也给自己倒了一盏。
酒壶中飘着一片不知何时舞落的樱花瓣。晴明如薄施粉黛般红润的嘴唇抿了口酒,嘴角微微翘起,似是在想,这片花瓣,待会儿不知会倒进谁的酒盏?
清酒的味道淡近乎水,酒不醉人,人因何而微醺呢?
晴明夹起一块烤好的香鱼肉,望着庭院中的紫藤萝,幽幽地对博雅说:“博雅,叶二带了麽?”
博雅正呆望着明月,和明月边漂浮着的虚空般的云朵。
晴明又稍稍大声喊了两声“博雅?博雅!”他这才回过神来。
“哦,叶二,当然带了。”说着从怀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叶二。
叶二,是博雅得自于朱雀门鬼之手的笛子。这段逸闻记载于《十训抄》中。
这支笛子上有两片叶子。
一色赤,一色青。相传朝朝有露于其上。
晴明的脸上似笑非笑,将目光收回,投向博雅,“博雅,你在想什么呢?”
博雅一愣,随即不好意思地摸摸脖子,“哦,我刚刚在想,你说过的,关于'咒'的事情。”
“咒?”晴明饶有兴味。
“嗯,就是咒,”博雅又望向夜空,“你说,只要人指着那月亮,对倾慕之人说'我要把月亮送给你',那么这月亮就属于他了……是这样吗?”
“是的,你指着月亮说出这番话,就是对月亮下了咒。如果你所倾慕之人答应了,那么'相恋'的咒,便下在你们二人身上了。”晴明说着,又给自己已经空了的酒盏到了点清酒。
那片樱花瓣还是没有倒出来。
晴明语笑晏晏:“怎么,博雅是有了倾慕之人了麽?”
博雅赶忙端起酒盏遮住自己的脸:“喂,晴明,跟你谈咒的事情,怎么又扯到我的身上了……”
晴明但笑不语。
“博雅,吹叶二吧。”
“嗯。”
于是摄人魂魄的笛声悠悠地响起,飘散在无垠的夜空。
博雅闭着眼睛,沉浸在笛声与微风的缠绵缱绻之中。
晴明将酒盏送至唇边,却不饮。他仍是望着院中的紫藤萝架,眼角尽是温柔和道不清的笑意。
博雅缓缓睁开眼睛,再次望向空中皎月。眼中也尽是温柔和说不清的决意。

“晴明,我要将那明月送给你。”

****************************************************************************

昨夜梦见野村万斋,甚是开心。
故而作。
分割线之间的文字,只是拿来解释这首词的,并无模仿梦枕貘大人之意

  24
评论
热度(24)

© 是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