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

非天,即是地。
御石小段子手,微博:土御门misaki。
小羚羊。
提笔春秋,贪恋美色,清歌简吟,水墨玄黄。

 

#扫文#对不起,滚远了by暖灰

#对不起,滚远了# by暖灰。(有剧透)


这篇看得我特别累。心累。累到发现自己也不能爱了……_(:з」∠)_

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医生芮睿X善良温柔坚强的警察司佑。这是一个渣攻贱受,破镜重圆的故事。

芮睿和司佑两个人是竹马。芮睿是个内心没有感情的人。他感受不到爱,也不知如何表达爱,因为他好像不需要这种情感。从小芮睿就表现出了残酷无情的一面,因为他喜欢虐待小动物(没错,如果不能接受这一点的话那也不必看下去了)而司佑则是从小就对芮睿十分包容、偏袒、关爱。

司佑一心就只有芮睿一个,就算知道他有虐待倾向、内心像是个变态也是只爱他一个。司佑希望自己所付出的一切能够尽量让芮睿变得正常。而他也确实竭尽自己所能,阻止着芮睿朝着犯罪的方向发展。而芮睿呢,由于对“爱”这种感情不屑一顾,他对于司佑的付出表现出坦然接受理所应当的态度。你付出你的,我享受我的,并没有什么规定一定要我回应你的付出吧……所以芮睿放纵自己的喜好,毫不顾忌地当着司佑的面拥有着其他情人。

正是这一段司佑的表现以及芮睿的回应让我无比心塞。司佑仍旧是逆来顺受的样子,对芮睿特别关心爱护,掩耳盗铃般无视芮睿的那些小情儿。芮睿则表示要不是自己“不会爱人“,要不然肯定会”爱上司佑“的。这倒不是虚假的话,确实是这样。

就这样司佑陪着一个神经病过日子,过着过着自己生了病。虽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不过这场病可是起到了决定性的转折作用。

芮睿因为这场病而表现出了对司佑的关心。然而他并不是什么”终于感受到了司佑的爱“,而是骤然少了一个对自己鞍前马后的人,非常不习惯而已。他一直以来因为自己学过心理学,便利用司佑性格上的弱点,来对司佑进行精神上的操控。

司佑在大病痊愈之后,却骤然出现了”无痛症“的症状。他对芮睿的感情也意外地渐渐变淡了。他想离开芮睿。司佑自己对此固然惊讶,而芮睿也不能容忍司佑不再唯他是尊的表现。司佑离开了芮睿一段时间,芮睿设计又让司佑回到了他的身边。而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司佑得了轻微的精神分裂症……芮睿对司佑控制得太牢,以至于司佑再也无法忍受,最终选择了离开……

暖灰写得好的地方就在於她在字里行间把那种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一点点地传递了出来,就好像跟司佑一样,被芮睿逼得忍无可忍,只想从他的世界离开,消失了事。

作为一篇HE的文,当然不会在这里戛然而止。总之在司佑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芮睿逐渐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他发现也许他是能”爱“上司佑的。他的精神世界里也只能允许司佑一个的存在,不管身体上能接受多少人。而之前司佑在面对冷酷的芮睿时,居然也能为他而一直洁身自好,司佑是身体上也不愿背叛芮睿的人。(忍不住想骂说,无条件倒贴,真拓麻贱啊……

之后的剧情略有些跳线,芮睿偶遇已经”死亡“的司佑,拼了命挽留对方,真的是拼了命的,在酒店的楼上看到司佑,怕司佑一转眼就又消失了便慌不择路跳了下去……还好下面是泳池,芮睿命大居然没跳死。后来他设计让司佑有了孩子(找的代孕)。而芮睿也不幸地被前女友塞了个自己的孩子。之所以是前女友,那是之前芮睿年少轻狂遗留下的祸害……因为两个孩子之间的来往,芮睿和已经不会再爱的司佑也不可避免地见面往来。

一直到最后司佑的无痛症也没好,唯一有点欣慰的是芮睿终于直视了自己好像对司佑是有“爱”的。最后要是不甜那么一下,估计我得被这篇文给气死……

陆长和冯心远算是比较重要的配角吧,冯心远是个心理医生,在司佑第一次想要离开芮睿而出去旅游时遇见的。他对司佑是朋友般的关爱,也许来一发419也是不错的搭档,而他对芮睿则是王见王的关系,他内心里想要征服芮睿,芮睿这个人给他带来的刺激与兴奋是司佑永远也办不到的。可是那时候的芮睿心里只有司佑一个了,冯心远是个好炮灰……

陆长是芮睿的同事,可以说是整篇故事里唯一正常的人了。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不只是因为他是唯一正常的,也因为他的血性和霸气。

整篇故事看下来,对前期的司佑充满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情,对后来的芮睿则是“不做死就不会死”的同情。这两个人,先是一个神经病,一个身体上真的有病;到后来则是神经病摔个半死,另一个则变成了神经病……用“烂锅配烂盖”这五个字来形容芮睿X司佑的关系,则是再也恰当不过了。


最后有一个心塞的地方,简直让我塞上加塞。我一直认为芮睿是受,一直在等逆转,结果到最后,长得那么漂亮的芮睿一直是推倒的那方_(:з」∠)_累不爱。

我那么那么喜欢暖灰的<调教师男友的日常>,这篇滚远了却让我看得这么累……不得不说,暖灰真擅长写神经病。

  2
评论
热度(2)

© 是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