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

非天,即是地。
御石小段子手,微博:土御门misaki。
小羚羊。
提笔春秋,贪恋美色,清歌简吟,水墨玄黄。

 

#扫文# 飞来横犬 by巫哲

时隔一年,又打开了一篇文。去年的这个时候,恰好刚看完狗蛋儿的《格格不入》。

沉稳敢当也挺有些小心思的纯情少年方驰X成熟随性有责任心多才多艺的孙问渠。孙问渠比方驰大10岁左右,两人初相见时方驰高三,孙问渠差不多29岁。一开始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一个认为对方是对自己堂姐始乱终弃的渣男(实际上完全是个误会),一个认为对方是个帮人讹钱不学好的毛头小子。方驰向孙问渠借了钱帮他那没责任心又说谎不带脸红的堂姐还赌债,被迫以“签约保姆”的身份与孙问渠签了份协议。至此,两个人的缘分便慢慢展开了……只要还有往来,就有无限发展的可能。

孙问渠出身于一个艺术家庭,父亲在陶艺方面是位大家。作为家里三个孩子中最小的又是唯一的男人,孙爹自然对这个儿子抱以极大的期望,以至于为他设计好了从小到大成长的每一步:该学什么,以后该做什么,全部都在既定计划之中,容不得一丝反抗。我想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孩子是这样,被父母家长限定好了成长路线,一步一步,上什么样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学什么样的特长,考什么样的大学,读什么专业,以后从事什么职业……没有资格“不想做”,没有资格选择自己想要的。而也是习惯了这样的成长,也很少有人能真的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只能照着父母给设计好的发展路线走下去,浑浑噩噩,随波逐流,就这样过了十几二十年,自己成家立业有了孩子,最终也同样是为下一代铺好路,搭好桥,给孩子上好发条,继续按既定轨道走下去。

这么一来就很佩服孙问渠,也很羡慕他,能有这样决断的勇气跟家里反抗。琴棋书画和陶艺,每一样他都学得很好,虽然都是他爹逼着他学的,想让他学成一个儒雅多才的艺术家,继承自己的高雅。可孙问渠偏不,他不愿意做他父亲要他做的陶,那是他父亲的风格,正统刻板,并不是他自己的风格。没有灵魂的东西只能称为一个作品,而自己思考过以后、注入了自己的感情的东西,才是艺术。显然孙问渠的“艺术”远不能入他父亲的法眼,孙爹硬要把自己的儿子往自己设计好的“模子”里摁,却也无可奈何自己的儿子偏偏不愿被驯服。

这也要提一提孙问渠的老铁发小,还有他的二姐。如果是一个人,孤立无援地反抗,那肯定非常艰难,也会更加痛苦。好在孙问渠有这几位在背后无条件支持他的人,不管他们是不是能完全理解和接受孙问渠的想法,但至少他们尊重他的选择,认同他的艺术,愿意支持他,给他自由。这让孙问渠的反抗,多少能少些坎坷,也让他在获得真爱的道路上,更加顺利。

方驰的家庭普通得多,他更像是个“留守儿童”,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方驰跟着他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老人家对于孩子的照顾最多也是生活上的,好在方驰一直都很懂事,很让人省心,不过有些事情没能跟亲人倾诉讨论,时间长了就会潜伏成一枚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迸来一粒小火花,就立刻炸了。比如方驰的取向问题。在他意识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的时候,他便本能地抗拒,甚至对外表现出厌恶,暗示自己并不是。直到遇到了孙问渠,毕竟这个比他大了十岁的男人眼光刁钻得很,明里暗里逗了他几次,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儿,没想到竟无意中唤醒了他内心深处被强行埋藏的真相——砰!炸开了花。从此,一颗年少气盛的韭菜精诞生了。

方驰对孙问渠的喜欢,一被点燃了信子便滔滔不绝,小心翼翼又难以控制。他崇拜孙问渠的才气,喜欢他慵懒又成竹在胸的气质,沉溺于他的温柔又拜服于他的成熟。孙问渠虽说并不是没有恋爱史的人,但他以前对感情的态度就跟他对生活琐事的态度一样慵懒,一旦对方想放手,他并不阻拦,而如果自己没感觉了,也会很快抽身而退。直到他遇到了方驰。方驰不会让他像蛇一样溜走,因为方驰心里认定了,就会认认真真地抓住,不放手。他要把孙问渠强行绑定在身边,他的爱,一辈子也用不完,所以说他死皮赖脸也没错,孙问渠是他的宝藏,他要埋在心上,谁也不能抢走。孙问渠也不再如以前对待感情那样无所谓,是方驰的认真让他也愿意正视自己的内心,坚定自己的选择。也正是方驰这如野狗般的热情和执着,让孙问渠这条懒蛇心甘情愿地窝在他身边不离开。飞来横犬,这一次,是真的彼此吸引,你不放手,我也不会放手。

整篇文的氛围都是比较轻松愉快的,几个角色之间犹如相声般的对白有时真让人忍俊不禁。直到方驰需要向家里出柜了,那一章看得我忍不住泪流满面……我也没想通到底泪点在哪里,只是看到方驰的爷爷奶奶的崩溃,对孙问渠的恨,原本特别亲特别好的家人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方驰内心愧疚却又坦荡坚定,这样的矛盾让人揪心万分,谁都没做错,却又避不开这场难过。爷爷奶奶非常宠爱方驰,对孙问渠也特别好,谁都不希望他们生气伤心,但方驰和孙问渠的事情又难以跟他们解释清楚,取向不是选择题,不可能选了不是就能不是。好在时间会抚平一切,再加上方驰好朋友的间接帮助,出柜这件事总算是得到了圆满解决。

还有一些小细节比如巫哲很喜欢写的好朋友好兄弟,文里的马亮肖一鸣程漠甚至是没啥戏份的许舟梁小桃……每个都会让人想起一两个身边的朋友,不管是曾经的,还是现在的朋友。纯洁的友情最美!善良的人最可爱!

另外有两个角色很值得说道两句。方驰的堂姐方影,也是孙问渠的中学同学,情窦初开青春朦胧时俩人曾有过那么一小段暧昧期。没曾想这点过往十多年后被她拿来当讹孙问渠钱的幌子。方影赌瘾难戒——这种家长在现实中也不是没有——有个女儿却有生没有养,净管自己玩乐,给孩子有一顿没一顿的放养,最终还是靠方驰跟孙问渠借钱,后来又一次次逮着她逼她还钱,让她正视自己作为母亲的责任,这事儿才算了结。这真是,堕落比奋斗容易得多。还有孙问渠的另一个发小李博文。明里对孙问渠特别好,跟他是铁子,暗地里却各种使绊子黑孙问渠。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那种喜欢孙问渠却不自知的心态,后来才发现丫就是嫉妒孙问渠,就因为孙问渠从小得李博文他爹的喜爱,李爹好书画茶道,李博文没啥造诣但孙问渠很有灵气。从小到大积累起来的嫉妒使他的心理发生了扭曲,因此逮着机会就要造孙问渠一下子。这样犯贱的人也得有人给他点厉害才能知道收敛,在坦荡荡的孙问渠和方驰面前,李博文的战斗力无限趋近于零。

这篇文刚看了点开头我就忍不住跟朋友说,每次看巫哲的文都让我忍不住感叹生活如此美好,看着看着就会在心里喊“谈恋爱啦谈恋爱啦~”齁甜的~因为很多细节和背景都非常贴近生活,却又有童话般的感觉。生活的复杂度和无奈度远比小说要难招架,但是看着小说里的人都磕磕绊绊地过来了,过程有甜蜜有艰难,结尾都是he……就仿佛自己也能举着桃木剑一步步披荆斩棘,总有获得美好结局的一天。现实的日子过够了,就看看文,过过别人的虚构的日子,过把瘾。只要抱有希望,只要秉持善良,没有能逃得过的坎,但也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

  6
评论
热度(6)

© 是地 | Powered by LOFTER